翻页   夜间
生生世世小说网 > 穿越肉文之日后再说 > 63欢爱十(下)之三

    记住本站地址:【生生世世小说】 https://www.3344xs.cc/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

    从地下车库到楼上这十几秒时间,林白杨被裴奕扛着肩膀上,她踢腾着腿、翘起脑袋看到电梯镜子中的自己,头发倒立、脸色充血、两眼放光如同疯子,鉴于形象不好,林白杨也就乖乖地挂在裴奕身后不动弹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裴奕拍了下她的屁/股,夸奖她,“真乖!”

    裴奕这两天里心情像坐直升飞机一样,上飞机时情绪低落恨不得全世界都下雨;下飞机时知道林白杨要追着过来,心情开心明媚恨不得全世界都是大晴天。

    以为林白杨选择离开他,去过她自己希望的新生活,从骨子透出来的失望和绝望到现在仿佛还在揪着他的心,扯得疼。可她现在却出现在自己面前,裴奕微微一笑,既然你送上门了,那就别怪爷不放你走了,下面就是爷享用你的时间了。

    裴奕扛着林白杨,一手托着屁股,一手腾出来去按密码,进了屋子把她放下,按在门后就胡乱亲。满脑子都是‘她在这,她在我身边’的想法,他越亲越激动,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去和她的交杂一起,用力地狠狠地往外拉。林白杨痛呼一声,和他打起了拉锯战,一个往外吸一个往里扯。直到林白杨的舌头发麻,裴奕才放开她,隔开一段距离,认真的打量她,“你是林白杨吗?”

    玄关处的柔和灯光洒在林白杨的脸上,透出温柔和宁静,美得让裴奕凝神贪望。

    林白杨抿着嘴笑,“我不是林白杨,”她伸出手在裴奕的胸膛上点点,“我是裴奕的林白杨。”

    话音刚落,裴奕又把她压在了门后,亲的林白杨神魂颠倒、两腿发软快要断气,眼看快要站不稳了,裴奕托着她的屁股把她抱了起来,两腿长腿缠住他的腰。

    亲着亲着裴奕浑身开始发热,身上某处也在蠢蠢欲动,他边亲边顶林白杨。直把林白杨羞得要他放下她来。

    裴奕怎么可能放她下拉,他连卧房都来不得去,直接把她丢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眼睛眯起直勾勾的看着她,边脱衣服边问,“你说得很对。”

    “对什么?”林白杨声音颤颤悠悠。

    “我要日你啊。”裴奕把上衣脱了,接着就开始解裤腰带,“让你猜猜我要怎么日你?”

    林白杨摇摇头,“这日就日了,哪还有怎么日的吗?”

    裴奕听林白杨从小嘴里吐出这字,脑子都快爆炸了,恨不得立刻上场给她好好亲自示范下。他忍住激动,屏住呼吸,低头附在林白杨的耳边,“希望我是个好老师。”

    裴奕把林白杨的上衣一件件慢慢脱掉,“这日有很多法,首先,衣服脱不脱就是一个分岔点,脱,看得直观明晰;不脱,直观感觉虽不如脱光,但更有一番味道。是露非露,是看非看。”

    林白杨顺着裴奕,将手臂从胸衣肩带中穿过,跳跃的乳峰在裴奕的手中颤悠,裴奕托着晶莹如玉的美丽,继续解析,“这脱了,双峰涌入眼美不胜收。”张口便下去咬,林白杨咬着牙不出声。直到上面沾满裴奕的津液,才抬起头,红着眼继续当他的老师。

    裴奕把林白杨的裤子也脱了,林白杨踢腾两下,不耻下问,“请问老师,这脱裤子和不脱裤子有什么区别?”

    裴奕把裤子甩到一边,“这二嘛,所谓的裤子不是指外面的裤子,而是指你的底裤。脱不脱也是个讲究,不过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懂了。”裴奕坏笑地看着林白杨,“那天在你们家庭聚会的包厢里,我们俩在洗手间里,来不及脱……”

    不等裴奕把后面的话说完,林白杨上去捂住他的嘴,“好了,我知道了。”

    裴奕顺势把林白杨压在沙发上,架起她两条腿抵在她大腿根处,“最后一点就是——无处不成欢。在床上在地上在车里在海边,还有,现在在沙发上。”

    裴奕说完,一个挺身冲了进去,林白杨忍不住叫了出来,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充实袭来,它象乌云一样铺天盖地压下,又像闪电一样在脑海中划过,身体情不自禁地收缩。

    裴奕停住不动,黯哑着声音说,“别,我差点要……”他利索得抽出,把她翻了身继续奋战。林白杨的手扶着沙发的椅背上,眼神迷离已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裴奕从衣柜找出睡衣给林白杨穿上,手抚在包扎的脚上,心疼得像被锤子砸了,“痛不痛宝贝?”

    林白杨点点头,捧着心脏,“好痛好痛,人家痛得都快喘不上气来了。”

    这下裴奕不心疼了,反手去敲她脑门,“活该!谁叫你逞能!”

    林白杨靠在裴奕的怀里,先做好一番深刻的自我检讨以求得组织的宽大原谅,“是我考虑不周,不仅让自己身陷囹圄,还害得韦静雅和曲恒枫一并受到牵连。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我从中吸取教训,下回做事定会先三思而后行。”

    裴奕见林白杨这么有悔意,亲她额头一下,“乖!”续而想想有些不对,仔细一琢磨,怒,“差点被你糊弄过去了,曲恒枫怎么会在那?”

    林白杨从他身边站起来,走到餐桌旁边,手左摸右捏的看桌上的摆设,“这花是真的吗?”

    “巴黎空运过来的,”裴奕指指酒柜,“那还有一瓶一瓶售价1200美金的法国香槟。”

    林白杨细细打量香槟,惊喜道,“我继父送你的那瓶?”

    “确切的说是我顺手在你们家拿的。”裴奕托着下巴说,“要不要把这楼上楼下参观完后再回答我的问题?”

    林白杨尴尬一笑,“好主意,”指指楼上,“我上去参观一番。”

    裴奕站起来走到林白杨面前,搂着她的肩,“我带你一起去。边欣赏房间边回答问题。”

    公寓位于牛津大学附近,共上下两层,共有3间卧房1间书房1间休息室,每间房都非常宽敞,带些许典雅的维多利亚时期艺术风格。每间房间都聘请著名的室内设计师设计,不仅家具样式优雅现代化,连浴室也非常豪华典雅。

    裴奕推开主卧的门,映入眼帘的是粉色,墙纸是粉色、床上用品是粉色、梳妆台是粉色,就连衣柜都是粉色。林白杨忐忑不安的打开衣柜的门,暗自松了一口气,幸好里面的衣服不是清一色的粉。

    裴奕把她拉回怀里,“怎么样,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林白杨指指最后一间,“这间还没有参观呢。”

    裴奕把她的身子往回扳,“这间还不到时候看。”

    “什么时候才可以看?”

    裴奕不着痕迹地看看她的肚子,“到时候就知道了。”

    林白杨没有心思和他计较房间里的秘密,因为裴奕正坐在她对面开始十万个为什么的问答了。

    裴奕已有几分不耐烦了,“为什么那晚曲恒枫会和你们在一起?当天晚上你们发生了什么?王子聪说得不详细,我希望你能把事情交代得一五一十。”

    林白杨像挤牙膏似得往外吐,“他跟踪我们,所以在一起。”

    “接着呢?”

    “我们起初想逃跑,后来也跑出了那个屋子。可只有韦静雅逃出去了,我和曲恒枫又被抓回来了。”林白杨小声答。

    “然后呢?”

    “后来我在路上被玻璃扎了脚底板,是曲恒枫一路背着我。”

    “继续。”

    “晚上,我开始发烧,是曲恒枫照顾了一个通宵,天亮后,韦静雅求救成功,黄甄和王子聪把我们救了出来。”林白杨草草几句把当晚的惊心动魄简单描述了一遍。

    裴奕轻易就抓住了重点,追问,“曲恒枫是怎么照顾你的。”

    林白杨眼神闪躲,支支吾吾,“就那样照顾呗。”

    裴奕脸色大变,捏着林白杨的下巴看向他,“说清楚。”

    林白杨在裴奕面前无法掩饰自己的小秘密,“我发烧了,他就……搂着我。”林白杨瞅着裴奕脸色发白,赶紧补充,“真的,只是担心我烧得浑身忽冷忽热而已。”

    裴奕深吸一口气,低沉地声音问,“还有呢?”

    裴奕与林白杨从小青梅竹马,看林白杨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就知道她心里有事瞒着,“别瞒着,你知道后果的。”

    林白杨还在这纠结要不要说那晚的吻,被裴奕这一威胁,吓得什么都抖了出来,“不是我自愿的,是他趁我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强迫我的。”

    裴奕一听,肝胆俱裂魂飞魄散,几乎能听到自己血液倒趟的声音,撕心裂肺地问,“你,你说什么?他强迫你了?”

    林白杨哪知道裴奕误会了,哭丧着脸向他告状,“他强吻我,我压根不想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和他划清关系了,我坚决不做那水性杨花、脚踏两条船、朝三暮四的女人。”她竖起两根指头做发誓状。

    裴奕则在心里骂,臭丫头你说话不能说完?吓得我几乎半条命断在你手上了,不过强吻也是罪。裴奕半是放下心来半是醋味涌上心来,抓着林白杨就下重口咬,边啃边说要把痕迹抹去,直把林白杨咬得告命求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