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生生世世小说网 > 大邺女帝师 > 第一百七十八章:挚友

    记住本站地址:【生生世世小说】 https://www.3344xs.cc/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

    “师父!师兄……”

    萧五郎带着寒气上了马车,一脸欢喜行礼,腰间正挂着那枚谢云初替他赢来的玉佩。

    “萧师兄!”谢云初也行揖礼。

    可萧五郎看到谢云初,冷哼了一声,在李南禹身旁坐下,一副不打算搭理谢云初的模样。

    谢云初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这位师兄。

    “你对六郎……怎么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是不是听说六郎是解元你不是,嫉妒了?”李南禹笑着问萧五郎。

    “才不是呢!”萧五郎又瞪向谢云初,“你问问他!要回汴京了……没有给我这个师兄来信,反而给那个什么柳四郎写信?”

    光动嘴萧五郎可能觉着不过瘾,转而坐在了谢云初的身旁,用手戳了一下谢云初的脑门:“谢六郎,我问你,和那柳四郎才见过几面?和你在无妄山朝夕相处的到底是谁?!你分不分什么是亲疏远近……”

    萧五郎还想戳谢云初脑门,被她避开。

    她笑着道:“师兄已经给你送信了,我又何必多此一举。”

    “那也不行!”萧五郎表情凶狠的警告谢云初,“下一次给我送信听到了没有!”

    谢云初被逗笑,哄孩子似的点头。

    萧五郎可是被柳四郎气恨了,本来萧五郎就和宴小侯爷不对付,柳四郎又是宴小侯爷一伙的。

    狭路相逢,本来和斗鸡一样。

    也不知道是谁想要和稀泥,说了句,萧五郎和谢云初是师兄,柳四郎又是谢云初的义兄,大家是一家人和和气气坐下来说话。

    然后……

    萧五郎说,自家小师弟是个风骨清正勤奋好学的小书呆子,不会和柳四郎臭味相投,一定是柳四郎拉着师弟结拜。

    柳四郎说,自家小六郎是个乖乖巧巧的好孩子,要不是纪先生被迫先收了萧五郎,自家小六郎觉不会和萧五郎这种目中无人之人扯上关系。

    两人为了证明自己和谢云初的关系更为亲厚之时,柳四郎不能将谢云初私造甲胄送他的事情拿出来说,就拿出了谢云初的亲笔信……

    萧五郎立时败北,气得想立刻冲到谢六郎面前,把他按住打屁股。

    见到谢云初之前,萧五郎是打算等这个小师弟到了汴京也不理他,好好晾一晾他。

    可真的见到了,萧五郎还是没能说服自己端住架子不理谢六郎。

    尤其是看到自家小师弟傻呵呵一笑,心里的气也就剩下一点点了。

    “师父今天还是要去卫长宁府上下榻吗?”萧五郎看向纪京辞笑着问。

    纪京辞颔首。

    “我就知道!”萧五郎一副早就料到的得意模样,“我想着卫长宁那肯定没有什么好吃的,我已经都安排好了,今日在卫长宁那里给你们接风!”

    “萧师兄我就不去了,大伯知道我今日到汴京,还在等着我。”谢云初道。

    “没事儿!我让阿夏亲自走趟钟灵巷,同谢大人说一声我今日给你接风,晚些定将你毫发无损送回去!”萧五郎大大咧咧说完,又威胁谢云初,“你要是不去,我就亲自走一趟谢府,亲自向谢大人要人。”

    “还是要先去同大伯说一声的。”谢云初坚持。

    萧五郎心里腹诽谢云初是个榆木疙瘩脑袋,但也说到做到,入城之后,先同谢云初一同去了钟灵巷谢府。

    当朝五皇子,即便是低调行事,来到谢府也是大事。

    谢大爷亲自出门相迎,要将萧五郎请进去。

    萧五郎一副倨傲的模样,握着马鞭负手而立,指着谢云初道:“我本来要带六郎去接风的,六郎读书读成了个小书呆子,非要先来同长辈说一声,本殿下也只能跟着走一趟……和你说过了,人我就带走了!夜里本殿下亲自给你送回来!”

    萧五郎是五皇子,但并不想要涉足夺嫡之争……

    所以并不用刻意去讨好谢大爷这位吏部尚书。

    再者,自己这位小师弟谢六郎的身份特殊,他即将成年,又得父皇宠爱,如今两位皇兄对他已有防备。

    他若与谢六郎一起玩儿,又对谢尚书彬彬有礼,反而让他们两位皇兄起疑,他要拉拢陈郡谢氏起了什么招揽的心思。

    还不如,一如既往的目中无人嚣张跋扈,反而不会被卷夺嫡这污糟事里去。

    现在这样,他和六郎的关系也显得更纯粹,不会让谢氏动什么脑筋,想利用他和六郎的关系做什么。

    谢大爷一怔,看向谢云初,眉目间露出和谢老一般儒雅温和的笑意来:“这自是可以的。”

    说着,谢大爷又看向了谢云初:“六郎你身子不好,不要饮酒。”

    “是!”谢云初恭敬同谢大爷行礼。

    “快走了!”萧五郎拽着谢云初的胳膊,把人拽上了马车。

    元宝也连忙跟上。

    谢家二郎谢云敬立在谢大爷的身旁,看着五皇子对谢云初亲昵的态度,忍不住低声同谢大爷说:“六郎这运气,可要比三郎好多了!”

    谢大爷眉目间也有笑意,他并未因五皇子的态度而恼怒,反倒和五皇子想的一般,五皇子与六郎亲近,对他态度傲慢,其实也是好事。

    “派人备好马车,在宁大人府邸外候着,一结束便接六郎回来。”谢大爷吩咐谢二郎。

    “是!”谢云敬应声。

    ·

    谢云初和萧五郎在挂着卫府牌匾的大门前下了马车。

    卫长宁,她见过的……

    是纪京辞的挚友,不过那时她因为脸上的胎记自卑,没怎么和卫长宁打过交道。

    她只记的卫长宁的眼睛很小,有一个特别喜欢管着他的弟弟,让卫长宁不厌其烦……却又离不开。

    萧五郎将乌金马鞭丢给护卫,回头见谢云初还立在台阶下看着卫府的牌匾出身,转身折返,拉着谢云初进了卫府的大门。

    卫府谢云初以前来过,倒也不陌生。

    很快,两人随着仆从来到假山上垂着加棉竹帘的观雪亭,这亭子下面的假山内是空的,可以烧火取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