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生生世世小说网 > 我诡计多端的人类男友 >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记住本站地址:【生生世世小说】 https://www.3344xs.cc/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

    “唔……”

    柏今意的大脑还有些浑噩, 他低吟一声,扑过来的死神已经急切的问:

    “柏老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能不能呼吸?会不会很冷?你的手机还在吗?我打电话叫急救!”

    熟悉的声音带着太多的信息, 一下子灌入大脑, 柏今意微微迟钝的摇摇头, 而后他感觉死神的手贴近他的大腿,那种冰凉的感觉一下子盖过了身上的寒意, 接着,那只手和他已经完全被水浸湿的口袋进行了一番搏斗, 他的手机被从中拿出来。

    当手机的屏幕光亮在漆黑的水岸边的时候, 柏今意借着光, 看见了死神哭红的脸上绽出惊喜。

    “柏老师, 手机还能用,我们可以直接叫救护车!”

    电话拨通了。

    他们打了120,费劲地说清楚此刻的情况, 而后,手机被丢到一边, 柏今意轻轻打了个寒颤,眼皮像是刷了胶一样, 想要上下粘合。

    这时候,他被从地上扶起来。

    他有点重,死神没能正面将他扶起来, 急得转了一圈, 又绕到背后去, 想从侧面慢慢把他推起来。

    “让我躺一会。”柏今意低声说。

    “不行!”死神很急, “柏老师, 躺着很危险, 柏老师你有可能失温,还有可能再次停止呼吸!坐起来,我帮你挡风,等到救护人员来了就好了!”

    柏今意笑了下:“你知道的急救常识这么多啊?”

    “啊?啊。”死神无意识应了两声,恍惚记起刚才做心肺急救时候,朦朦胧胧看见的画面,但这时候柏今意已经勉力把自己撑起来,死神立刻抛开脑中模糊的画面,从背后顶住柏今意,帮着人彻底坐起来。

    等人摇摇晃晃的坐好了,死神立刻感觉下风吹来的方向,而后脱下斗篷,撑起来坐在风口处挡风,他回头问:

    “柏老师,还有风吗?”

    “没有了。”

    “柏老师,我会不会很冷?我离你远点,你不要碰我。”

    “不。”

    “……嗯?”死神有点呆。

    我就要碰。柏今意想,惊异于自己内心在这瞬间冒出的不逊的刺。

    但他现在的思维有点迟缓,分析不了太多的东西,他依循过往的习惯,戳了内心的刺两下,勉强把它伪装得不那么显眼,说:

    “我有点累,你让我靠一靠吧。”

    “可是……”死神犹豫。

    柏今意没有给死神可是的机会,他靠向死神,死神小小的,他们靠着的时候,死神的脑袋正好抵着他的脖颈,那张哭红的脸,也许就埋在他的肩膀。

    这时候,远远的,救护车的光芒和声音,刺破了黑暗与寂静,朝这里一路驶来。

    它带来了人声,带来了更专业的救护设备。

    可是就算清洗完毕,换上干爽的衣服,裹着厚厚的毯子坐在了医院里,柏今意依然觉得,还是湿漉漉地和死神一起坐在岸边的时候更暖和。

    像是死神牌子的暖风机,住在心里头,随着心脏的上下跳动,呼呼吹暖气。

    到了医院,到处都是嘈杂的人声,死神左右看一圈,很吃惊地说:

    “柏老师,刘老师和叶吉也在!”

    柏今意也看见了,医院人多,他们还没有安排病房,都挤在走廊。叶吉就坐在旁边,目光频频看过来,又想要问候,又有些不敢的模样。叶定嘉也来了,刘柔柔正对匆匆忙忙赶来探望的叶定嘉破口大骂:

    “知道你是人渣,不知道你这么渣!

    你跑去我上课的学

    校跳楼逼我和你在一起就算了,居然隐瞒我结婚生娃的事情,隐瞒这件事,勉强也算你渣出了天下男人的共性!”

    他们就在走廊,周围的病人和家属都看着他们。

    天下男人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但吃瓜是人类的天性,没有人舍得打断刘柔柔。

    “可是你不把孩子丢给老婆,不把孩子丢给爸妈,把孩子丢给你十五岁的妹妹,我的学生,让我的学生替你养孩子,你还是人吗?

    你真是个天子!天生的渣子!你怎么办出这种破事来的!”

    “我,我也不是丢给我妹妹。”叶定嘉辩解道,“我是给爷爷奶奶养啊,老人家都寂寞,都想要孩子承欢膝下对不对?我的孩子就是他们头个曾孙,四代同堂,家业兴旺,老人心里头不知道多高兴。这是双赢,那我妹妹为什么回去,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你还敢狡辩!”

    “再说了,你又不是我妹妹班级的老师,我妹妹不是你的学生啦!”叶定嘉振振有词。

    “你给我滚!”刘柔柔气到发疯,“滚,赶紧滚,这辈子都不许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就把你阉了,让你成为2022年最后一个太监!”

    这话一出,核爆杀伤。

    叶定嘉连回都不敢再回一句,麻溜走了。

    他走了以后,刘柔柔气得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紧紧抱住叶吉:

    “这事你直接跟老师说不就好了,不就是一个渣男,老师能压着他回去负起责任,你干嘛要跳桥啊,如果柏老师没有冲出去救你,你就死了知道不知道?如果冲出去救你的柏老师出事了,你以后要怎么办,要怎么生活!”

    “……对不起。”叶吉小声说。

    她在刘柔柔的怀里抱,对着刘柔柔说,目光又看向柏今意。

    柏今意微微点头,示意自己收到了这份歉意。

    “……老师也要和你说对不起。”刘柔柔擦擦眼泪,哽咽说,“虽然老师不知道,但确实是老师在无意间造成了你这么多困难,老师也对不起你,老师不是个好老师。”

    “没关系。”叶吉说,“这些现在都没有关系了……”

    她停顿片刻,眼中泪光点点。

    “我记住的只有老师冲过来紧紧抱住我的腰的那双手……”

    “跳出去的时候我就后悔了……老师们给了我后悔的权利。”

    “老师都很好,谢谢老师。”

    本来激动的情绪已经有些平复的死神听到这里,眼眶重新红了。他揉揉眼睛里的泪花,转头对柏今意说:

    “柏老师,虽然知道你是出去救人,可是你突然跳出去的时候,我都要被你吓死了,你知不知道,差一点你就要被鬼差勾走了……”

    “……有点模糊,但我知道。”柏今意说,“我知道你一直在努力保护我。”

    “下次不要这样了!”

    “可是……”柏今意,“如果我不跳出去,叶吉就很危险了。”

    “但是柏老师也很危险啊。”

    “我还有你。”

    死神愣愣看着柏今意。

    “我觉得你一定会帮我接住叶吉,也一定会再去找掉下去的我。”柏今意说,顿了顿,他突然笑道,“再说,我万一不行了,你不就能够勾我的魂,成为正式死神了吗?”

    “那……那……”

    死神好像这时才突然想起自己最初是来干什么。他搜索枯肠,终于找到理由:

    “那……那我说过,我是个新手,勾魂要做很久的心里建设的嘛……

    柏老师你突然跳下去,我都被吓傻了,根本没有想到勾魂转正这回事……

    柏老师你要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才行!”

    “好,下次让你做好心理准备。”柏今意说。

    “柏老师,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事?”这时候,终于从激动中恢复下来的刘柔柔,带着叶吉一起过来关心柏今意。

    柏今意正要说话,刘柔柔忽然一愣,目光转向旁边。

    “校长,你怎么也来了?”

    “我能不来吗?”苏觉仁面无表情说。他手上还缠绕着个血压计,正实时监控着自己的血压,他挨个把面前两个老师一个学生看完了,见他们胳膊和腿都齐全,看样子脑袋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的样子,便低头刷手机。

    “您在看什么啊……”刘柔柔朝苏觉仁的手机界面瞥一眼。

    “新疆。”苏觉仁死气沉沉,“支教。”

    这个回复,让刘柔柔一面同情,一面兴奋,神态变得异样起来。

    不过这时候,柏今意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上面了,苏觉仁出现之后,他的父母也匆匆赶来了,梅相真脸色都被吓得死白死白的:

    “柏今意,你没事吧?让妈妈看看,你有没有事!”

    “妈,你身体不好,你别激动。”柏今意赶紧说,“我没事。”

    但梅相真不太相信,依然抓住柏今意的肩膀,上上下下看着人。

    这时候叶吉说:“伯伯,伯母,柏老师是为了救我……”

    柏培云看了小姑娘一眼,安慰说:“生命是大事,怎么能这么冲动呢?下次做事情前多想想,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护士过来,说病房安排好了,落水的柏今意,要留院观察一晚上,至于刘柔柔和叶吉,检查了没有什么事,可以回去了。

    父母陪着柏今意进了病房,在病房里,柏培云还是把那句话说出来:

    “救学生是对的,但是,也要量力而行……生命都是宝贵的,总不用一条生命,换另一条生命吧?”

    柏今意没有说话。

    父母站在旁边,围在病床前,嘘寒问暖,原本站在柏今意身旁的死神,只好一退再退,退到了父母背后,眼巴巴从缝隙里看着柏今意。

    柏今意回望他一眼,将手放下病床。

    死神看看垂下床铺的手,一秒明白,立刻偷偷伸手,勾住了柏今意的手指。

    父母就在前边。

    他们悄悄牵手。

    夫妻两急切地说了一通,再看看检查的报告,听前来的医生说目前来看,问题不太大后,多少安心下来,也有些累了。

    梅相真说:“好了,既然孩子没出事,那也算是做了件大好事,我今天晚上在医院陪床,你先回去吧。”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妈妈你平时身体就不太好,不要操劳了。”柏今意觉得没有必要,再次拒绝。

    “现在回去我也睡不住,不如在这里陪你,说不定还能睡着。”但梅相真非常坚持,把包包直接放在病房里的另一张床上。

    柏培云也说:“行了,你妈妈不是玻璃做的,碎不了。你让她陪在这里,安心点。那我就先回去了。你明天……”

    “上班。”

    “也行。”柏培云,“初三了,得对孩子们负责,没事不要随便请假。那我回去了,今天晚上,你早点休息,休息好了,第二天才有精力。”

    他说着,出了门,房间里,只剩下柏今意和梅相真。

    梅相真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去病房的洗手间里洗漱下,准备休息。

    “你……”趁着这个时间,柏今意和死神说悄悄话,“先回去吧?”

    “不要。”死神明确说,“我也要留下来陪柏老师。”

    “没有床了。”柏今意说。

    “我可以坐在椅子上。”

    “一个晚上?那怎么可能舒服。”

    “可是我陪柏老师,是担心柏老师,又不是想要舒舒服服地呆在这里。”

    “我真的没事……”

    柏今意说,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缕微笑。

    他低头想想,目光忍不住看向床剩余的一点位置,可是又有点顾虑地看向旁边的床,梅相真晚上要睡在那里……

    死神立刻明白了柏今意的想法,他咻地坐到床的另一边:“那,今天晚上,我可以和柏老师一起挤一张床吗?”

    他顺着柏今意的眼神看向隔壁,明白了,立刻打消柏今意的顾虑:

    “没关系,你妈妈是看不见我的,不管我们做什么都没有关系!”

    “……”

    还是很有关系的吧……柏今意想。

    但他沉默地挪挪位置,给死神让出一个空间。

    医院的病床相对狭窄。

    死神必须紧紧靠着柏今意,才不至于从病床上掉下去。梅相真也出来了,她关了灯,他们都躺在床上,只有月色的微光,从窗户照进来。

    “那个……”简无绪突然小声说,“柏老师,你醒来的时候,我那个,其实,是……”

    吻……

    “人工呼吸。”柏今意说。

    “……对。”简无绪顿了半天,讪讪说,“我是在人工呼吸,我人工呼吸做得不太好,想看看有没有把气吹进柏老师的嘴里,我不知道鬼有没有气……”

    “你做得很好。”柏今意低声说。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就怕被同屋的梅相真听见。

    “快睡吧。”柏今意,“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嗯……”

    死神靠着柏今意一动不动躺了半晌,又想说话了:

    柏老师,其实回去我也想和你睡一张床。

    你的床比我的沙发床软好多啊,还有,你的被子是暖和的,我的被子就不一样了,冷冷的。

    虽然这样很娇气,但我就是这么个娇气的鬼……

    柏老师你可不可以不要讨厌我……

    这些念头,在死神脑海里像小鸟一样来回盘旋,来回飞舞,飞着飞着,飞到房间里的两个人呼吸都平稳了下去,死神还是没有敢把话说出来。

    银色的月光像霜一样落在柏今意脸上。

    死神抬头,望着柏今意的脸,越看越觉得好看,他爬起来,左看右看,没有人在,于是偷偷的,亲了柏今意一下:

    “那个就是吻啦……”

    “看见你醒了,就特别想要亲亲你……”

    旁边的梅相真翻了个身,咳嗽一下。

    死神被吓死了,瞬间从柏今意的左边,躲到柏今意的右边,把头埋在被子中,半天不敢抬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