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生生世世小说网 > 漂亮队友是大熊猫 > 第51章 第 51 章

    记住本站地址:【生生世世小说】 https://www.3344xs.cc/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

    亲吻一触即离, 楚芫刚退开两秒,就被江琅炎狠狠压在床上。

    似燎原的火要将他熔化。

    楚芫忍不住嘤咛,想躲开, 却发现自己的腰被狠狠禁锢着。

    他心里发紧, 慌忙说“我跟你开玩笑的”, 却被人悉数吞进肚里。

    他这才发现,那同志片算什么垃圾, 这亲身经历才算刺激。

    ……

    一场意外。

    他所有的神经末梢都在叫嚣。

    楚芫瘫软在床上,额角全是薄汗, 上衣扣子被全部解开, 漏出大面积白皙汗津津的胸膛。

    就在裤子都要失守时, 身上那人像是想到什么, 突然清醒过来,停下手,大口大口的呼吸像是猛兽出笼。

    楚芫把自己蜷起来, 留给一个委屈的侧影,“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江琅炎屈指撩了撩他额前的碎发, 声音沙哑粗粝,“对不起。”

    这声音像是炸在楚芫耳边, 他忍不住浑身颤了颤,“你从我身上下来,我要洗澡。”

    对方没有动, 依然把他笼罩在身下。

    视线犹如实质的在他身上逡巡。

    就在楚芫觉得今天铁定不能善了时, 江琅炎缓慢的撤开, 往床边一站。

    他吞咽了口, 不敢看他, 兔子似的冲进浴室。

    浴室有面半身镜, 刚好将楚芫腰上的红色指印照得清清楚楚。

    他深深吸了口气,畜生。

    但凡今天不是他先动嘴,他肯定会把江琅炎往死里骂。

    可又确实是他先脑子抽掉的。

    操,这都叫什么事啊。

    打开淋浴,楚芫狠狠揉搓着脖颈上的小草莓和腰间的红指印,想搓掉那令人头皮发麻的触感,可却把皮肤越搓越红。

    洗完后,他发现了一件更令他惊悚的事,他忘记拿换洗衣服进来了。

    要是平常,就是叫一嘴的事,可是他现在决计不会叫江琅炎。

    他既不想光着身子出去,又不想穿脏衣服,就在他自暴自弃打算穿脏衣服出去时。

    浴室门被人有礼貌的敲了三声。

    楚芫感觉今晚之后,他浑身神经都敏感起来,一惊一乍的像只兔子,“怎么了?”

    门外人的声音清朗干净,“你睡衣没拿。”

    别人都把衣服递到门口了,自己再不拿,就显得奇怪了。

    楚芫磨磨蹭蹭的“哦”了声,移到门口。

    门外的人手里捏着衣服,安静的站着等待。

    门里的人没将浴室门大打开,只是开了一个缝,从里面探出一只嫩白如葱段的手,指尖和指腹是粉的,浸润着湿气。

    拿到衣服后,他手猛得缩得收回去。

    江琅炎微不可察的挑了下眉,他今天这事恐怕做得有点急躁和过分了。

    果然,楚芫洗完澡后,出来第一句话就是硬邦邦的对他说,“今晚别跟我说话。”

    正好,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趁势要求在一起显得轻浮孟浪。

    至于正儿八经的解释……

    江琅炎笑出声,他还真没什么正儿八经的解释。

    无非就是被蛊惑的荤了头。

    第二天,楚芫彻底开始跟江琅炎冷战。

    他气自己耽于美色,先情不自禁亲了对方,导致说话没有底气。

    更气自己脑子空空如也,沉溺被亲,享受被亲,迷迷瞪瞪的忘了反抗。

    丢脸。

    他自己拍自己额头,恨恨道:表现成这样,真是丢脸死了。

    第二天晚上回到寝室,楚芫倒了杯水准备喝,刚一转身,被江琅炎堵了个正着。

    对方还没说什么,他便不高兴道:“走开,我不想和你说话。”

    江琅炎觉得好笑,声音暧昧缱绻:“楚芫同学,你搞清楚,是你先亲的我。”

    “可是我只想亲亲你,谁让你伸进来的?”

    江琅炎被他理直气壮的逻辑给惊得再度笑起来,漂亮的冰蓝湖泊色的眼睛泛起涟漪:“可是你主动亲我,让我怎么忍得住?”

    楚芫惊得眼睛瞪圆。

    江琅炎满意点头:不错,要想打败理直气壮,就只能比他更理直气壮。

    楚芫一边气,一边心虚,但更多的是羞耻。

    没错,因为主动的是他,所以他没底气。

    但他必须得找个让自己有底气的理由,于是他撩开自己的衣摆,露出白皙薄窄的腰,上面的红色指印依然触目惊心。

    “可是你弄得我好疼。”

    江琅炎眼神瞬间变了,有疼惜,更有深不可测无法言说的情绪。

    他手指不由自主的摸上那红色指印。

    楚芫忍不住轻轻颤抖,但他忍着没躲,展示的更大方。

    看吧,这些都是你的罪证,这下你总不会还和我犟了吧?

    “对不起。”江琅炎终于如他所愿的低下头:“我下手太重了。”

    楚芫找回场子般的笑了笑,用指尖点点他的胸膛,眼角眉梢分外得意:“经昨晚那个意外,我觉得我还要多考虑一下,你究竟适不适合当男朋友。”

    那个词他都没好意思说,他觉得对方就像恶狼一样,或许色狼更贴切,毕竟拿舌尖钻他耳朵这么刁钻的事都干得出来。

    根本就不是大众眼中冒着仙气,纯白无瑕,高高在上的泊都雪狼。

    气,死,他,了。

    江琅炎舌尖舔了舔后槽牙,从春风得意的昨晚直到现在,终于有了一丝懊恼的情绪。

    他现在确实有一点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后悔感。

    楚芫看见他这脸色就想笑。

    终于被他治住了吧。

    ——

    因为他俩在紫曜之洲耽搁了很久,回来已经快期末了。

    他俩就是天才,没学过的东西就是没学过,就是不会。

    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俩借着复习资料,没事就往图书馆跑,安安静静的陪着对方学习。

    楚芫觉得,这倒是一段很有意思的经历。

    很快,文化课的期末考便考完了。

    实操课和半期考试一样,要把他们拉到实地去考察。

    这次的考试地图是热带雨林。

    和上次半期考一样,这次也有为他们护航的小圆球,小圆球是可以飞的,用来拍摄和追踪定位。

    因为怕学弟学妹出危险,每一个小圆球背后,都有学长学姐人工实时监测。

    大家出发前都以为,这次的考试比上次的沙漠地图爽得多,毕竟肯定有热带水果什么的,不缺吃不缺喝。

    结果比沙漠地图更可怕。

    随意飞过来的蚊虫都有可能把他们叮住院的危险,更不要说还有鳄鱼和大蟒蛇之类的。

    贼可怕。

    这时候,能力者和普通人的区别就更显现出来了。

    沉寂了一个学期的顾温席当即变成纯兽型,金黄色的黄金蟒游刃有余的在丛林里穿梭。

    楚芫和江琅炎也是相当轻松的那一波。

    其他普通人只能拿自己铁打的身体去抗,哀怨连天。

    杜西之前都爱抱大腿的,可是这次却不抱了,她自己解释说:“不能次次都抱大腿,我也要锻炼自己的能力。”

    可楚芫却从她的话里听出了违心,她本质是不想当电灯泡吧。

    看她一股烟溜得飞快。

    楚芫:……

    算了。

    这次的考试难度对他来说,跟玩一样。

    他甚至为了树枝之上的水果,忍不住变成纯兽型,顺着树干爬上去摘。

    之后更是为了偷懒,不愿变回人型,半手臂那么大的他抱着战利品,站在原地等着被人抱。

    这对于小圆球后面,正在监测的学长学姐们来说。

    就是看见毛茸茸的长得异常可爱的黑白色小熊熊,抱着和他一样圆滚滚体型的水果,江琅炎再单手抱着小熊。

    度假似的完成了考试。

    这次考试之后的论坛,除了有人可惜。

    “这次还是没看到江琅炎的原型,听说是大白狗。”

    “我也听说是大白狗,可是妈的到底是哪种狗啊。”

    更多的是,是有人说楚芫纯兽型特别特别好看,好看到只要看一眼就会被可爱到晕过去。

    无一幸免,只要是个人都爱。

    “可是他兽型不是无毛的小老鼠?”

    “是他骗了老师,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这么说来,可能是他只给了刚出生的照片?”

    “可是刚出生那么丑,之后能逆袭到哪里去?”

    “对啊,就算长了毛也就是小仓鼠的地步,虽然小仓鼠是可爱,但是也没有很夸张吧。”

    “醒醒,我看楚芫也不是个会喜欢舔狗的人,你们再舔他,也不会免试进擘楚集团的。”

    “除非让我看看,不然我不信有多可爱。”

    杜西还给楚芫说了这件事,“现在大家都很好奇你的纯兽型,不过见过的就那几个监测你的学长学姐,人太少了,大家都不信他们。”

    “你要不要华丽的展现一波?”

    楚芫哈哈笑了笑,“算了。”

    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因为期末考试一完,他要回家了,不是贫民区那个家。

    是他在帝星的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