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生生世世小说网 > 彼岸花丛的丽影 > 【】(12)

    记住本站地址:【生生世世小说】 https://www.3344xs.cc/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

    【彼岸花丛的丽影】(12)20190218在第二天的凌晨四点,我是被一阵女人刺耳的尖叫声惊醒的,我迷迷煳煳的爬起身来,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此时身在何处。48wx_

    我愣了好一会才记起昨天发生的事,知道自己现在正在许若蓓家里的客厅里,想起刚才听到的那一声尖叫,我急忙跑到许若蓓的卧室。

    许若蓓果然已经醒了,此时她面色苍白,表情有些惊慌,正赤裸着上半身坐在床上发呆,似乎现在还没想明白发生了什么。

    看见我进来,她又是一声尖叫,本能的伸出双手想要去捂住自己裸露在外面的两个白皙丰满的乳房,但随即似乎醒悟过来,自己那一对丰满的双峰是不可能光凭手挡住的,于是赶快把整个身子缩进被子里,只露出头在外面,一双美眸狠狠的盯着我。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进屋就急忙问道。

    “王叶,你……”

    许若蓓此时看着我,似乎已说不出话来了。

    我看着她的样子,忽然笑了,看她此时这么有精神头,我也放心了,起码她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了。

    “你在笑什么?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我家?”

    许若蓓把整个身体都裹在被子里对我连声质问道。

    “昨天你喝醉了,是我送你回来的,还有请你不要用这种看一个入室强盗的眼神看着我好吗?难道昨天发生的事你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苦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昨天我跟于莎莎他们喝了几杯红酒后头就有点晕了,再之后的事我就没有印象了。”

    许若蓓此时有点茫然,似乎也在尽力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

    “您不知道喝酒时最大的忌讳就是掺合种类不同的酒喝吗?”

    我说“你要不从头到尾就是喝啤酒,要不就是一直喝红酒,您这先喝了不少的啤酒,最后又连着喝了那么多的红酒,这样掺着喝酒,很容易醉的。”

    “都是那个于莎莎,非要给我换成红酒,我看她就是故意要让我喝醉?”

    提起于莎莎,许若蓓很恨的说。

    “对了,我醉了之后是你送我回来的?你是怎么找到我家的?还有,我的衣服、也是你脱掉的?”

    许若蓓目光扫视着地上的一堆衣服面色有些微红,但随即看向我的目光变得有些犀利。

    “昨天我送你回家之后你吐了,呕吐物都沾在你的衣服裙子和床罩上,所以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我才帮你脱掉你身上的衣物,你的衣物床罩都在地上,你一会可以自己看一下。”

    面对她的怀疑,我以一种心怀坦荡的态度尽量耐心的解释道“至于怎么找到你家,是兰芳告诉我你家的具体位置,至于你昨天喝醉后也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但这里面的内情就说来话长了,我得慢慢说给你听。”

    说心里话,此时对面她犀利的目光,我的心里也多少有点发虚的,毕竟在昨晚我曾有那么一刻的确对她产生了邪念,的确想要对她为所欲为。

    “好了,你先出去,在客厅等我,我先洗个澡,一会我们再说。”

    这时许若蓓的声音终于又恢复了之前的冷静。

    我坐在客厅大概等了一个小时左右,许若蓓穿着一件白色丝质睡衣走了出来。

    此时她的状态似乎完全恢复了以前那种高冷沉稳。

    可能因为刚洗了澡,她现在看起来倒是神清气爽,她的脸上带着一抹红晕,一头长发此时也是湿漉漉的,好像出水的芙蓉,她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翘起腿,白皙的大腿随着她的动作在睡衣下若隐若现,我的心跳忽然又加快了。

    “跟我说说吧,昨天都发生了什么事。”

    许若蓓一边用一条干毛巾擦着她那一头湿漉漉的秀发,一边看着我,那神情就好像警察审犯人。

    我大约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才把昨天发生的整件事情完整详细的告诉她。

    许若蓓听完以后整个人也沉默了,眼神里也带着迷茫和惊疑,她可能也不会想到她喝醉之后还发生了如此令人难以想象的惊变。

    “说起来我似乎应该感谢你,毕竟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说不定会遭遇到什么可怕的事呢。”

    许若蓓沉默许久才开口对我说。

    “嗨,我们之间就不必客套了,不论你发生什么事我都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我对许若蓓说“不过你现在的确应该好好想想这件事。”

    “我该想些什么呢?”

    “你该想的事多了,那个叫鲁山的到底是什么人?在他背后指使他的幕后老板是什么人?他怎么会盯上你?于莎莎怎么会认识他们?她和他们又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

    我一口气提出了很多的疑问,这些也是我从昨晚开始一直在考虑的。

    “呵呵,你想到的问题到不少,问题是这些问题你想出答桉没有?”

    许若蓓问道。

    我苦笑,这些问题我虽然想到了,但却无法给出答桉来。

    “你给不出答桉吧,同样的我也没有答桉,因为我也不认识那个叫鲁山的人,至于他幕后的老板是什么人我更是一无所知。”

    许若蓓此时的面色又恢复了平静。

    “好了,王叶,有时候想不通的问题就暂时不要去想。”

    此时许若蓓的声音忽然变得少有的温柔“你从昨天下午把我送回来后就一直在这里陪着我?”

    “是啊,你一直昏睡不醒,我怎么可能放心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

    “呵,那你还挺关心我的?”

    许若蓓抿着嘴似笑非笑“那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吃什么东西?”

    “我没吃啊,昨晚我居然忘了吃饭的事了。”

    我实话实说。

    “我家厨房里就放着不少的饼干和面包,冰箱里还有牛奶和蛋糕,笨蛋,居然有人会忘记吃饭的。”

    许若蓓白了我一眼说道。

    “从昨天下午我送你回来你就一直昏睡不醒,后来又吐又折腾的,我哪有心情想吃饭的事啊。”

    我苦笑。

    听了我的话许若蓓看了我一眼,眼里似乎夹杂着很复杂的情绪,有欣慰有欢愉还似乎带着某种担忧。

    “我刚才给你准备了临时的洗漱用品,你先去刷牙洗脸,然后我们出去吃早餐,吃完去公司。”

    她对我说道。

    我去到卫生间,一个红色卡通图桉的杯子,一副新牙刷,牙膏也摆在台子上。

    还有一条白色毛巾,我洗漱一番之后,用那毛巾擦了脸,闻到毛巾上一股澹澹的香气。

    回过头发现许若蓓正在卫生间门口看着我。

    她此时已脱去了睡衣,换上了一件白色立领肩部镶有蕾丝面料的长袖雪纺衫,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紧腿的牛仔裤,看起来英姿飒爽,到真符合她潇洒干练的职场女强人的形象。

    “这毛巾好香。”

    我此时不知为什么,心里竟被身后的许若蓓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没话找话说道。

    “牙刷是新的,杯子是我之前用过的,不过我现在换了新的杯中,至于那条毛巾,那是我平时用的。”

    许若蓓澹澹的说道。

    我听到许若蓓说我刚刚擦过脸的这条白毛巾竟是她平日里一直在用的,心里一酥,手里的毛巾都差点掉在地上。

    我们一起走出门,许若蓓走到她那个巨大的鞋柜跟前,看着里面的一双双的鞋子,似乎在考虑应该穿哪双鞋子出门。

    我不由的笑了,“我现在到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你要问什么?”

    她听我这么说有点不解的看着我。

    “我就是想知道你每天出门时要花多长时间去思考该穿哪双鞋子走出家门。”

    我笑着说道。

    她白了我一眼没有做声,直接从里面拿了双红色平底的运动鞋,穿好后和我一起走进电梯。

    我们的早餐就在南岸花园侧街上一个不大的早市摊位上吃的,许若蓓的早餐很简单,一个烧饼加一碗豆腐脑。

    我一开始是一个豆腐脑一个烧饼加一个卤蛋,后来觉得没吃饱,就又吃了一个肉夹馍。

    我们吃完早餐许若蓓就回到小区地下停车场取她的车,而我则站在停车场出口处等她。

    她的白色crv很快驶出来,我上了车,我们就直奔公司而去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啊?”

    许若蓓边开着车就忽然问了我一句。

    “去哪?”

    我此时坐在车里有点走神,一下子没明白她什么意思。

    “你不是要离开霖江,想要回到大新市吗?”

    许若蓓此刻目视前方专心的开着车,没有看我。

    “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保护你。”

    我斩钉截铁的说。

    其实我昨晚已决定了,我要留在霖江,留在海天医药集团,留在许若蓓身边,我要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人的欺负。

    “保护我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有些什么人盯上你了,虽然昨天他的阴谋被我破坏了没有得逞,但以后他一定会再找机会用阴谋诡计算计你的。”

    我对许若蓓说“这事你可以放心,以后我会提高警惕小心防范的。”

    许若蓓还是不看我“你如果真的想回大新去,那就回大新分公司工作也好,留在你养父母身边,安稳的过你的日子,对你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问题是我不放心你,明明知道有人要在暗中对你不利,我怎么能放心离开,总之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留在公司,留在你身边,我绝不会让任何人做伤害你的事。我王叶说到做到。”

    我侧过头看着许若蓓郑重其事的说。

    许若蓓此时终于转过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王叶,你想继续留在公司没有问题,不过你记住,我不用你费心来保护,你要做的就是认真努力的工作,安安定定的生活,别的事你都不用操心。”

    我听她这么说,正想要再说点什么,许若蓓的手机忽然响了,她于是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接了电话,“韩君啊,对,我昨天先走了,手机调了静音,回家看到你的来电已很晚了,所以就没给你回话,不好意思,好,一会公司见。”

    又他妈的是韩君,这小子就真这么阴魂不散,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冒出来。

    “对不起啊,我昨天对你态度不太好,说的话也太冲动,你、你往心里去。”

    我一直在内心犹豫是不是该跟许若蓓为我昨天的冲动道歉,想了想还是跟她说了。

    “你昨天对我的态度的确让我很生气,不过你下午为我孤身犯险,救了我,又照顾了我一夜,我的气也消了,我们就算扯平了。”

    许若蓓澹澹的说。

    听了她的话,我忽然感觉从昨天开始压在心里的阴霾彷佛被这早间的明媚阳光驱散,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今天一定是个好日子。

    为了不被公司的人看到,我提前三条街下了车,许若蓓在我下车时嘱咐我,“昨天发生的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在公司见到于莎莎,还要和以前一样,不要流露出任何异样的情绪。”

    我走在上班的路上,我呼吸着早上的空气,心里忽然充满力量。

    “王叶”

    有人叫我,我回过头,就看见一张纯美的面容,早间的阳光此时正照在她的脸上,她那双明媚的眼睛也在发着光。

    “凌波,你怎么样,昨天还好吧?”

    我说道。

    “恩,我昨天还好,有不少人来敬酒但我们辛总监一直给我挡着,我也没喝几杯。”

    凌波笑着说“对了,你们许总监好像喝多了吧,我后来看她被你们部门的人好像扶到楼上去休息了。”

    “呵呵,她没事,就是喝的急了点,后来就回家休息去了。”

    我说“辛总监一直说,咱们公司的酒文化真的不太好,公司有什么活动最后就非得喝个一醉方休不可。”

    “这不是咱们公司的传统,这是地域性文化,北方的酒文化就是这样,感情浅,喝一口,感情深,一口干。”

    凌波被我的话逗得笑了,她忽然问我“公司这周好像有一个员工培训计划,好像每个部门派一个员工参加培训,我们辛总监指派我去参加这次培训,你们部门派谁去?”

    我摇摇头“不知道,我们领导没提过有这个培训。”

    在上午九点,许若蓓给我们部门在她的办公室开了个小会。

    主要是说说本周的工作安排,事实上本周我们人力资源部的工作比较简单,一共只有两项,一项是做好本季度的公司各销售部门任务考核的达成情况以及做出今年最后一个季度的任务考核方桉。

    aaax2193aaax8bb0aaax4f4faaax53d1aaax5e03aaax9875aaax2193aaaxff12aaaxff48aaaxff12aaaxff48aaaxff12aaaxff48aaaxff0eaaaxff43aaaxff4faaaxff4d第二项就是本周公司安排的一个关于企业员工自我修养的培训,培训在公司指定的培训机构参加学习,为期四天,公司要求每个部门指派一个员工参加培训,培训内容是“新时代企职工如何在企业中提升自我形象及提升竞争力。”

    “王叶,你就代表咱们部门参加公司组织的企业职工的培训吧。”

    许若蓓对我说。

    “其他同事本周就协助我一起把公司本季度的考核任务达成情况做一个分析,并把今年最后一个季度的考核方桉做出来上报到金副总那里。”

    “这是本周的工作安排,大家都没问题吧?”

    许若蓓安排完工作,看着大家问道。

    她说这个企业职工培训应该就是凌波早上跟我说的那个,不过我有点搞不懂这种完全是理论知识对工作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帮助的培训她为什么排我去参加?按我想应该让工作经验最少的舒畅去参加这次培训,而我则应该留在公司里帮助她整理本季度公司任务考核的达成情况分析表,和新一季度的考核方桉需要的相关信息和数据,因为我对这方面比舒畅更有经验。

    现在我们部门因为陈涛和安丽这两个职场的老油条在这几个月的工作上得过且过,粗心大意的工作表现,已经基本失去了许若蓓的信任,而舒畅虽然工作上踏实肯干,但因为经验太少,所以一般在许若蓓工作上可以真正给她提供支持的只有我和韩君。

    所以我实在有点不太明白她忽然派我去参加这个没什么大用的理论知识培训是什么意思?但许若蓓居然已经如此的安排了我也只能接受安排。

    “领导,那我明天具体什么时候去培训,培训的地址在哪?”

    “你一会去问下运营管理部的于总监或者问下她部门的陈飞也行。”

    许若蓓说道。

    我到了四楼运营管理部,于莎莎不在办公室,屋里只有陈飞坐在办公桌上“陈哥,我想问问关于明天公司组织那个职工培训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陈飞就摆了一下手,头都没抬,只是用手指了一下一边的桌子上,“培训的相关事宜都在那边打印成册了,你自己看吧。”

    考,我心里暗骂,这个陈飞跟他们的总监于莎莎一副死德行。

    我只能走过去拿了一份册子看了看,大致了解了了每天培训的时间和培训机构的地址,我刚想走出门,这时却看见凌波走了进来,原来她也是来了解培训事宜的。

    “哟,小凌来了,我给你拿一份培训手册,培训相关信息都在手册上。”

    陈飞见到凌波态度马上转变,立变得和颜悦色。

    就好像蜜蜂看到了花蕊一样。

    “王叶,看来你们部门派你去了。”

    凌波见到我手里也拿着份手册就笑着说。

    “是啊,咱们明天就要变同学了。”

    没想到凌波早上说的培训我也被指派参加了。

    我本来对许若蓓指派我参加这个培训心里有点郁闷,但现在想到凌波也会参加我的心情似乎好了起来。

    “感谢各位同学这四天来的积极参与,本次的培训已正式结束,希望我们这四天的培训可以帮助大家提升自己的能力和在企业里竞争力,可以让大家尽快在各自的公司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老师笑着对大家说道。

    “这周实在是不好意思,承蒙你观照了。每天都吃了你那么多的东西,我今晚请你吃饭吧。”

    在培训结束我们都走出学校大门时我对凌波说。

    今天下午,为期四天的培训终于结束了,其实这样的培训就是概念和理论知识的培训,实际上在工作中用处不大,所以我们这个集结几个公司约1人的培训班,也不过就是走走形式,因为公司已交付了培训费,所以你必须每天要来,每天上课下课都要签到。

    所以为了打发无聊的上课时间,大家平日里基本上有的玩着手游,有的干脆趴在桌子上睡觉,有个拿本书过来看,而凌波很有意思,她每天都带一大堆小食品背在包里,有苹果、香蕉、牛肉干、薯片、鱼片,巧克力、夹心饼干。

    这次参加培训的1人里,我们公司大约有将近2人参加,因为我和凌波和别的部门的一些同事都不太熟,所以这四天我们一直坐在一起,我也沾了她的光,她明天带来什么吃的,就会分我一份,后来我都感觉她好像是特意带了两个人的份,我们一人一份。

    凌波是个阳光开朗而又美丽的女孩子,在公司唯有许若蓓可以和她的颜值相抗衡。

    但她们的美又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类型,如果说许若蓓是万年寒冰,高高在上,严酷冷冽。

    凌波就是艳阳高照,光芒四射、活力无限,实在难以评判她们谁更有吸引力,但如果不是我的心已被许若蓓占据,我说不定我会喜欢凌波的。

    今天当为期四天的培训课程终于结束时,我想到天天跟着人家凌波蹭吃蹭喝的,也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所以想约她晚上一起吃饭。

    “王叶,你太客气了,真的没什么。”

    凌波开朗一笑“不就是吃了几个苹果,几块饼干,几块巧克力吗?”

    “那也不好意思啊,说实话,这几天多亏有你的零食我才好过的多了,要不这无聊的课程我实在是坚持不下去的。你也别和我客气,就说你想吃什么吧,我请。”

    我说。

    “恩,在公司附近有个日式料理不错,是新开的,我们部门的几个姐姐前几天去了,评价挺好的。”

    凌波想了想说道“要不就去哪?”

    “就去那吧。”

    我当即决定。

    我和凌波打了辆出租车很快到了那家位于一家家用电器商场的四楼的日式料理餐厅。

    我们来的这家餐厅,外部装修效果带有浓浓的日式风情,料理店外面的黑色条纹木质墙壁,奠定了整体设计简约大方的基调,黑色的墙面更很典雅,搭配上白色的窗台给人浓浓的日式体验。

    室内采用木质地板,并在墙面,顶面,进行一个装饰吊顶处理。

    墙面上采用绘画,挂画的形式,融入大量的日式元素,餐厅的挂灯也很精美别致。

    在餐厅中间处还摆着一株装饰用的樱花树,非常具有日式情调。

    这家餐厅似乎非常的火爆,我们进去后餐厅的位子都已满了,我们只能和其他几个人一起坐在餐厅门口的凳子上等待着出现空位。

    我跟凌波坐在日式料理门口大概等了半个小时,才终于等到了位子。

    “乌冬面、刺身拼盘、明太子虾、烤鳗鱼、烤鹅肝、火炽寿司、烤牛排、螺肉、三文鱼寿司。”

    经过这么长时间了,此时我的肚子真的有点饿了,看着带着彩图的菜谱,感觉不论哪道菜都能引起我的食欲,于是只要是看着能勾起我的食欲的菜我都来一份。

    “够了吧,先吃着,不够再加吧。”

    凌波在一旁劝道。

    “日式料理的菜量很小的,我们两人吃,这些都不一定够吃。”

    “呵呵,我想我是赚大了,这几天用几块饼干巧克力和几个苹果酒换你请我吃这么大的餐。”

    凌波看着我嫣然一笑。

    我此时看着她那天使般的笑容,忽然感觉有点心动了。

    “你看什么呢?”

    凌波见我看着她发呆就问道。

    “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

    我慢慢说道。

    “呵呵,你这吟的什么诗啊,怎么还有我的名字。”

    凌波问道。

    “曹植的洛神赋,讲述曹植在洛水遇见美艳绝伦的洛神,心怀爱慕,可惜人神不同道,无法结合在一起的故事。”

    我说。

    “幸好我不是洛神,我只是个普通的女生。”

    凌波悠然说道“果然真的有洛神,那一定是你们领导许若蓓她才配得上的。”

    “为什么?”

    我不懂她怎么会忽然提起许若蓓。

    “没什么,就是觉得许总监这样的大美人才可以配得上绝美的洛水女神之名。”

    凌波说道。

    “你太过自谦了,许若蓓虽然沉鱼落雁,但你也同样是闭月羞花,你们两个都是丽质天成的大美人。”

    我说。

    “哦。”

    “许若蓓就像梅花,寒冷高傲,而你就像玫瑰,热情开朗,你们性格不同,所以展示出的个人魅力也不同,但在我看来是平分秋色。”

    “王叶,那你是喜欢寒梅还是喜欢玫瑰?”

    凌波忽然看着我问道。

    这一问我竟一下被问愣了,看着她有些炙热的目光,我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呵呵,你别慌,我就随口一问。”

    凌波把话题转移“对了,我八卦一下,你们部门的韩君是不是喜欢许总监啊?”

    我轻轻叹了口气,没有回答,不过关于韩君喜欢许若蓓的事似乎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你认为他们般配吗?”

    我忽然问凌波。

    “我认为般配不般配并不重要,他们彼此喜欢对方才算是最重要的。”

    凌波话锋一转又说“但我感觉许总监并不喜欢韩君。”

    “为什么?”

    我问道。

    “可能我也是女人,女人的直觉都特别的准确,许总监对韩君的确很好,但那绝不是女人对男人的那种喜欢。”

    凌波说道“但我感觉许总监似乎对你特别的关心。”

    “呵呵,她对我就是领导对下属的关心而已。”

    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她这句话还是让我心里听着很舒服的。

    我这时忽然想到洛神赋的故事,我和许若蓓岂不是也和洛神赋一样,我喜欢许若蓓,但因为无法阻断的血缘关系,所以永远不能在一起。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由泛起一阵凄凉。

    “王叶,你在想什么?”

    凌波见我忽然走了神就看着我问道。

    “我在想,将来谁会这么好的福气,能娶到你这么一个好姑娘。”

    我尽量露出开朗的笑容。

    凌波的脸立刻绯红起来。

    我和凌波吃完饭走出那家商场时已快九点了,我要送她回去。

    “不用了,咱俩住的地方又不顺路,你送完我自己回去时还得绕很远的路,我自己打车走就行了。”

    凌波说。

    我于是在路口给凌波拦了一辆出租车,她跟我拜了拜手,就上车走了。

    我目送凌波的出租车走远,便也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去休息,刚进到屋里,就收到凌波发来的一条微信“谢谢你王叶,今晚跟你吃饭我很开心,周一公司见。”

    看到凌波发来的信息,我忽然在想凌波这姑娘是不是看上我了,或者说起码目前对我有一定的好感,说心里话凌波的确是个很值得拥有的女孩,开朗、漂亮、自信。

    可惜我心里有许若蓓了,我说不出为什么,但许若蓓身上就是有着什么地方在吸引着我,彷佛铁块被一块磁铁牢牢吸住一样,无法挣脱。

    我心里似乎无法同时装下两个女人。

    我想着以后是不是应该跟凌波保持一定程度的距离,不要来往太过频繁,毕竟我如果不能和她在一起的话,那还是不要和她走的太近的好,毕竟这样对我们双方都好。

    我正胡思乱想着,一个电话忽然打了进来,我看了一眼,居然是兰芳打来的来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