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生生世世小说网 > 神秀之主 > 第843章 佛堂(2800加)

    记住本站地址:【生生世世小说】 https://www.3344xs.cc/最新VIP章节免费阅读!

    十六年后。

    炎汉。

    未央宫中。

    炎汉如今的用人制度,乃是察举制与科举并行。

    每年,都会由各郡县县令推举人才进入长洛。

    除此之外,同样也有科举选拔。

    其中县试每年一次,考取者称为‘士’,然后所有的‘士’便有资格参加三年一度的‘殿试’,这也是炎汉的抡才大典。

    此时,又到了三年一度的殿试之时。

    神武皇帝已经中年模样,正高居主位,望着下方的士子们。

    作为皇帝生物的本能,他不会将主考官给自己的臣子,而是要亲自掌握这些士子的命运,从而与他们缔结联系。

    此时,他神情严肃,宛若诸天神王,俯瞰考场。

    所有士子都正襟危坐,唯有运笔之时的沙沙声略微奏响。

    其中一个十六岁的青衣士子,生得唇红齿白,面容俊朗,极是不凡。

    江流儿文不加点,一气呵成,直抒胸中之意,顿觉心神大快。

    这时略微抬头,见到皇帝目光落下,连忙低头,以示恭敬。

    与此同时,眼中更是闪过一丝琉璃之色。

    之前惊鸿一瞥,所见皇帝的影像,便浮现在心底。

    中年模样、嘴唇略薄、眉眼严肃,带着一丝刀兵气息,给人生杀予夺之感。

    同时,也能感受到,这是一位刻薄之君主。

    ‘我自幼便迭逢奇缘,踏入仙途,本来想一意避世清修,却有父母之累,还是得来博取功名……’

    江流儿心里一叹,默运法诀,在他眼中的皇帝一阵模糊,顶上有明光突起,其气赤红,化为一条蛟龙模样。

    ‘天子龙运,果然非同小可,只是有丝丝溢散,代表根基不稳。’

    江流儿乃是修道奇才,更有一门奇异神通,能隐藏自身修为,这才敢在未央宫中放肆:‘炎汉气运如此,怕是国祚也……’

    正在这时,他忽然眼神一凝。

    只见在皇帝气运之中,忽有一道奇光出现,化为一面青铜镜。

    这镜子只是一照,就破了江流儿所有法术,甚至令他喉咙一甜,差点就喷出一口精血。

    饶是如此,他也感觉眼前一片模糊,鼻尖温热。

    “不好!”

    他连忙伸手,才险之又险地接住了一滴鼻血,没有让它落在试卷上。

    “这位士子……”

    旁边一名官员看到江流儿的惨状,都快惊呆了。

    历年来士子压力过大,考试之时疯癫、昏厥过去的也有,但这七窍流血的惨状,可真是第一次见。

    “大人,我已经写完!”

    江流儿用袖擦着鼻子,闷声说道。

    这异状,龙椅之上的神武皇帝也看到了,点点头,吩咐一位小太监将那士子引下去休息,又命太医医治。

    “时辰到,众士子停笔。”

    又等了一会,有太监高声传旨,一众士子谢恩下去,赏赐御膳不提。

    神武皇帝与几个大臣却还得辛苦地阅卷。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神武皇帝揉了揉眼睛,疲惫地放下一份卷子:“假大空,一点都不务实,虽辞藻华丽,但最多做一青词弄臣,又与国何用?”

    他有些烦躁地放下朱笔,问道:“各位可有高荐?”

    礼部尚书张四时这时站了出来,高高捧着一张卷子:“臣有举荐,此人文笔扎实,处事老练,有一甲之才!”

    “哦?”

    神武皇帝接过卷子,不由眼睛一亮。

    其它的先不说,这位士子的一手字真是写得极好,一个个宛若金刚牟尼珠,令人一见便赏心悦目。

    再看看文章,神武皇帝更是心里一动,望向名讳:“梵郡江流儿?可是殿上失仪,七窍流血那个?”

    “陛下圣明,正是此人!”

    张四时躬身道。

    “今年才十六,真真是个神童了,可惜身子骨太弱……”神武皇帝有些惋惜:“以此字、此文、可堪称状元之才,就怕身体单薄,压不住富贵,如果点为状元没几天就死了,倒是有碍物议……就点个探花吧!”

    “陛下圣明!”

    皇帝金口一开,此事已经再无转圜余地。

    ……

    数日之后。

    新科士子们游街夸官。

    江流儿骑着高头大马,穿着官服,仅次于状元与榜眼,而论丰神俊秀,更是超过那两个中年老男人不知多少,一路上频频吸引不少怀春少女目光。

    若不是炎汉没有榜下捉婿这一套,只怕江流儿早就被某个达官贵人看上,玉成好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江流儿心中,却并不快乐。

    这种繁华喧嚣、人间富贵,令他感到十分不适。

    相比起来,还是青灯古卷,能让他感到安宁与开怀。

    夸官之后,江流儿趁着等待安排官职的时间,游览起长洛。

    此乃炎汉帝都,人口过千万,乃是天下第一大城。

    内有五宫十二道四十六坊,街道纵横交错,建设得极为规整。

    天上细雨朦胧。

    江流儿撑着一把油纸伞,信步而走。

    没有多久,他内心忽有触动,在一处破败古刹之前停下脚步。

    这似乎是一处神庙,却没有一点香火,一个石头香炉被砸翻在地。

    “这是……何处?”

    江流儿有些疑惑,又问旁边一位路人。

    “此乃——佛寺!”

    路人笑道:“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就兴起的信仰,但却没什么灵应,后来渐渐也就没了香火……”

    如今天下,只要不是昆仑一系的神灵,都算不上正统。

    但江流儿望着废弃的古寺,却不由驻足良久,终于还是走了进去。

    他推开房门,忍着厚重的灰尘与蜘蛛网,看到了莲花神座,以及莲花上的——佛?

    第二炎汉帝国的人轮回多了,总有几个梵之信徒,这佛的信仰便是如此兴起的。

    只是大家都忘了前世,偶尔有些记忆片段,也无法突破胎中之谜,因此这佛的形象就很古怪了,更加类似神灵一点。

    “佛……不是这样的。”

    江流儿望着这一幕,不知为何,眼角竟有些湿润。w~

    他默默望着佛龛,良久良久。

    天外,不知何时早已夜幕笼罩。

    突然,江流儿神情一动,掐了一个法诀,自身顿时隐匿起来,消失无踪。

    不多时,两道人影直接翻墙而进,大摇大摆地来到佛堂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